Wednesday, 26 February 2014

明愛太子自修室


留海提議往 HKU and CU 的開放日,雖然我不知這些開放日其實有什麼好看,但我又跟大隊,social 一下嘛!


好像是自那次之後,記不起是否留海發起,大伙兒星期六一起往自修室溫習,其實,我要認真温習的話,留在家就最適合,家地方雖然細小,但星期六父母都上班,非常清靜!

只不過,自修室一直也是 social 的好地方,在那些沒有 call 機、手電的日子,加上我這種不大守時的人,自修室就是最佳的等人聚腳地,比尖沙咀的“五枝旗杆”更好,因為不用日曬雨淋之餘,還有地方坐下來邊讀邊等!

我們常常相約在太子的明愛社區中心,久而久之,這個差不多變成了routine,但不知從何時開始,留海少來了,剩下細佬、班長、Sandy 和我幾隻 bowling 鐵腳”, 沒有其他約會的星期六,我們都會在太子明愛見,溫習過後晚上通常是去玩,有時候還去打 bowling

Sunday, 23 February 2014

狗口長不出象牙


無緣無故傳來一個花名“大亞灣”,這當然不是個好名字,這時政府正計劃在大亞灣建發電廠,意思明顯不過。

記不起是誰告訴我,亦不知是誰改的,只知道傳得很遠,有次見到 KK 他也在說這件事,不是吧!他又不認識我現在的同學,但他好像認識高我一班的人。

起初知道真不高興,但我班的人沒有㢠避這件事,尤其是被傳的班長,我們自己知道發生什麼事,而同班的人亦有眼見。

有一次,我們還一起討論,有 Sandy丶班長丶細佬等,Sandy 比我成熟,性格亦比較 cool,明明是安慰的說話也說得很 cool

她說:「算啦,呢度啲人幼稚到好似小學生,要男女分開玩,見人地 friend 就要搵啲無聊野來講。」

……….

「妳會唔會因為咁就把野食都帶入廁所裡面食吖?會唔會從此自閉,唔同大家玩?……有啲人就係咁架啦,“狗口長不出象牙”,妳有咩辦法?」

……….

還有很多個“會唔會”,她說得對,全都不會。

對!好一句“狗口長不出象牙”, Sandy 形容得太好了!

之所以如此說,因為高我們一班的女生,真的有人把即食麵帶進去洗手間裡吃。雖然那裡好“企理”,但我知道後依然想嘔!

不明白她們的心態,若果真的如此難受,為何要留下來?

我們的性格和她們完全不同,而她們亦從沒表示過想和我們友好,所以從來沒有來往過,不像之後那年,我們和低一班的女生 friend 到會去她們家玩!

Thursday, 20 February 2014

Picture of Me


Marvin 告訴我,學校旅行那天,他差點被嚇呆了,因為以為我竟然出現在舊校的旅行,怎麼可能!?

是他見鬼?我不是鬼耶!

實在太過掛念我了!

那麼到底發生什麼事呢?

根據他的形容,他見到的,原來是阿嬌!

那天阿嬌穿了那件我曾經穿着來拍照的紅色毛衣,那毛衣其實是阿嬌姐姐的,那次她穿了去 Exchange Square 玩影相,發現和我當時的打扮很合襯,於是叫我穿上試試看。

果然好看,我頓時變成紅衣女郎,拍下了一些照片,其中一幅是我在一個 flower cluster 前的留影,雖然我們用的只是“傻瓜機”,亦談不上有什麼技術可言,但花樣的年華丶無敵的青春,以漂亮衣嘗和花兒作配角,足以構成一個令人驚為天人的美麗圖畫。

而那就是後來我給了 Marvin 的其中一幀照片,亦是後來 Exchange Square 每次“變身”重回 1986 年的景象時,總會勾起我絲絲記憶的那幅經典獨照!

* * * * * * * * * * * * * * * * * * *


後來認識了一隊英國 gothic 樂隊 The Cure,他們的扮相很古怪丶很嚇人,但我非常丶非常的喜愛他們那首「Pictures of You」,每次聽到,總會勾起這段浪漫回憶。。。

Sunday, 16 February 2014

Critical Thinking


升上中六,由於念理科,語文只有英文丶沒有中文,而英文,變成了我最愛上課的科目。

英文科老師 Mr. Yong,看上去明明是佰份佰中國人,但英文口音非常的字正腔圓,有如一個鬼佬,那時候沒見識,不知道這世上有種人叫 “ABC” "BBC",外在黃皮膚丶內裡鬼鬼地

Anyway不知道是否官校英文的指定敎材,還是 Mr. Yong 選的 additional material,英文科的其中一本敎材,叫做「Critical Thinking」,那雖然被安排在英文科教,但和 grammarspeed reading use of English 等並無關係。

其中一課,探討 What is reality

Hmm ... 好問題!令我開始思考人生。。。


還記得有一次,課堂中討論到一些不知什麼貢獻國家之類的問題,Mr. Yong picked 了我答,我答了類似:「I'm afraid I don't have the ability ...」,Mr. Yong 一臉無奈,明顯地不認同我的想法,但卻沒好氣和我爭論些什麼,反正和一個未“開竅"的人討論,就有如對牛彈琴!

後來在理工唸書那年,遇上六四事件,我積地極關注和參與,雖然能做到的並不多,大多只是上街遊行表達自己的意願和支持,但那時候開始明白,並非要做到“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才稱得上“貢獻"的,做自己能力範圍做得到的,就是了!

我為此而常常想起 Mr. Yong 那次的提問。我想,他萬萬想不到,因為。。。

連我自己也想不到,那個提問,竟然是對我建立價值觀過程的一個重大的啟蒙!

除了英文科之外,印象最深刻的是 Pure Maths,不是因為我唸得好,而是剛好相反,這是我唸得最差的科目,這一科令我發現,數學原來比哲學更加虛蕪飄渺,那些什麼 limitinfinity 我完全攪不懂,最後我連 Paper II 也沒有去考,拿個 “absent” 總比 “U”好看一點,反正少了這個,也有三科。

雖然副校長教這科不知教了些什麼,但他說了一句令我畢生難忘丶到現在仍不時反覆思考的哲理性問題。。。

凱撒大帝都征服唔到時間同空間!

hmm。。。

Wednesday, 12 February 2014

自閉人馬座遇上小辣椒


開課後不久,開始學生會選舉,以留海的 aggressive 性格,當然組閣參加,班上只得三個女生,成為他理所當然邀請的成員。貪玩的我,無可無不可,反正 Sandy Ada 也參加,又是柴娃娃跟隨大伙兒

第一次開會,某天放學後在班房裡進行,留海把他所想的概念告訴大家,大家雖然沒什麼熱烈討論,但也耐心參與,只有細佬一個,坐在他那自閉單行的位置上,自顧自地在看書,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根本沒有理會大家在做什麼,也沒參與的意圖。

生性執着的我,不玩白不玩,玩起來又很認真,忍不着說:「我唔識同呢種人合作


這時開課只不過一個多月,大家並不太熟,細佬聽了我所說的,一臉錯愕,但也許因為好男不與女鬥,他沒有反駁,只是裝作參與一下;大家都沒預計我會如此,說了一些廢話,又繼續。

結果,學生會選舉,我們落敗了,但沒關係,那過程還是很好的一課,亦加速了班裡的人的聯絡。

後來熟絡了才知道,細佬那次沒反駁我,並非什麼“好男不與女鬥”,其實只是因為,他雖然原本也唸男女校,但根本不太懂得 deal with 女生,尤其是這種小辣椒。

那時候,我沒想過,細佬那種自我的性格,也許和他的星座有關。飄忽又自我的人馬座,遇上情緒化又難纏的雙魚,結果擦出另類火花,friend 到沒有人想像得到!

Saturday, 8 February 2014

1 又 1/2 班 Maths Group


我們那班 Maths Group Lower 6A,只有二十多人,在一個有四十個座位的班房裡,一點也不擠迫。然而,第一次上和 Maths 有關的科目,忘了是 Pure Maths 還是 Applied Maths,忽然有十多個男生走進來班房,fill up 了課室剩下來的大部份座位。


原來,我校雖然把預科班分成了兩班,可是想唸 Maths Group 的同學比較多,為了平衡兩班的總人數,某些唸 Maths Group 的同學給編到了 B 班去,於是乎,在上 Pure and Applied Maths 時,他們會和我們 merge 成一個 1 ½ 班的 Maths Group,在上 Chemistry and Physics 時,他們又會回去 B 班。

因此,我才會在中六一開始便認識和我不同班的漫遊。他選了坐在班長後一排,是最後一排,亦即是我左方隔一條走廊的後一個位,他的左方是 Bunny,他倆都是“口賤”中人,但 Bunny 多了一樣,就是樣衰,不曉得怎樣形容,就如那些低能青春電影中,一群人中,總有最少一個 nerd … 哈哈這個形容得好,nerd 樣但口賤,最不知所謂的組合!其實,漫遊也非靚仔一族,可是沒那麼討厭。

有一次,Bunny 說想問我一個問題,我轉頭過去,他竟然拿着一把間尺,原來是想量度我的口有多大!Okay,原本這個是非常不尊重的,但習慣了他們總是這樣,而且也許因為中五放榜時那次,嘉露和火山即興給我起的花名也和是口大有關,我又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反而有點啼笑皆非,笑笑鬧鬧又“放過”他們!

就是這樣,日子在吵吵鬧鬧之中,一天一天地過去

Wednesday, 5 February 2014

班房女皇


第一天到男校上課,我沒穿校服,只記得,我在之前一天見 Mr. Seatwo 時,問他女生校服的式樣,明顯地他根本不知到,“幾經辛苦”終於到校務處找來一份圖樣,但他補充說,基本上應是白恤衫加灰色半身裙便可以了,裙的款式沒什麼所謂。

我心想,真自由,好像去了 band 5 那些學校似的(那時還有 bands 1 to 5),從此沒有人會檢查我們校服裙的長度,好極!

我還告訴他,如此急忙,我沒有灰色裙,於是他準許我第一天不穿校服。

哈哈!這就是做男校女生的第一個好處!

其實可以去買,但我穿慣了母親親手造給我的校服,因為我太瘦,買的全要改,而且沒有一次及得上母親的手工,但如今只有一個晚上,連布也還沒買,母親那夠時間替我變出來!剛巧明天是星期五,留待週末去張羅吧。

畢竟我是“受軟”的人,既然老師如此開通,我沒濫用我的自由,雖然忘了穿什麼,但記得我是穿長褲丶而不是穿短裙上學去的。

早上 8:35,我準時上學,這學校的第二個和第三個好處是

上課時間比其他學校遲,其他中學大多 8:00 便上課,我校足足遲了 35 分鐘,而且路程又比往沙田那一間短了一半有多,我從始再不用清晨六時多便爬起床。

另外,早會不是大清早進行,而是在第一個小息之後才舉行,一來不用在神智不清時聽訓話,二來如果那天沒吃早餐,可以早一點直接回班房吃!(雖然理論上課室內是不准飲食的。)

Okay!就因為這樣,那天我一到學校便直接往班房,班主任 Mr. Tai 簡單地介紹了我,便着我自己找位置

班房的擺位很特別,至低限度和我從前的學校不同

同是有四十個座位,從前的班房是排成四個雙直行,每行從前到後有五排。但這班房最左和最右是“單丁”的直行,靠着牆,感覺很自閉,中間是三個雙直行,每行也是有五排。

…Mr. Tai 着我自己找位置 … 哈哈!又一個自由!

除了城城以外,我一個人也不認識,下意識當然是尋找“唯一”的兩個女同學

她們坐在正中央那個雙直排的第三行,換句話說,是班房中最中央的兩個位置。原來做男校女生真有趣,連坐位男生也讓着女生,讓她們坐在正中,儼如女皇一般!


因為她們前面都有人,我選了她倆後一排靠左那位置,前面是 Sandy,她右面是 DoDo,我一個人坐,右面沒有人,而左面隔着一條小巷是班長,他的左面是肥肥,肥肥的前面記不起,但那人再隔一條小巷的左面,即是靠牆那“自閉”單行,是細佬。

Sunday, 2 February 2014

同班同學


Sandy – 和我一樣超級情緒化,但思想比我至少成熟十倍。非常‘大家姐’風範。

Dodo – 小肥妹一個,其實只是 baby fat 吧了。個個覺得她“好蝦”,其實很有腦。

城城 ﹣雖然不是太熟絡,但不得不提。因為沒有他,我就不會成為男校女生,也是中五時的同班同學嘛。

留海 - 老氣橫秋,最愛扮大人,也愛扮大佬。還是學生時看上去已像一個典型的 sales。打 Tennis 的鐵腳。

漫遊 - 熱愛運動,樣樣都玩,最愛水上活動。看似吊兒郎當,其實很認真。

細佬 - 頭腦轉得很快,最愛打 bridge 和喝忌廉溝鮮奶。長情掛念‘澳洲妹’。和我一樣的無聊。

達達  -“廋”字一個,典型書生型。不說不知,原來是我的小學同學,四年班時還坐在我傍?也是打 Tennis 的鐵腳。

Man ﹣從港島某有名男校轉來的,天生一副“攪笑”的樣子。另一 Tennis 鐵腳。

明明 - 好一 個改了女生名字的男生,但絕對的男生男相,沒有一點似女生。最經典莫過於某次興興把學校 picnic 時我和他一起放風箏的照片寄了去 SCMP,而 SCMP 刊登的時候竟然把明明的名字當了是我!!笑死全班!!!

綠葉 - 官仔骨骨,感性又理智,介紹我看「故園風雪後」的人,一早已有理想做 Architect

班長 - 上堂時和我看 folk songs 歌詞,同是雙魚座,人人以為他追我,但是只有三個人知道他不是。

興興 ﹣另一個班長,天生樂於助人,最適合做社工。後來好像當了老師。還有是羽毛球高手。

肥肥 ﹣其實不肥,但話說小時肥。和我一樣來自華橋家庭。

洗米 ﹣昂藏六呎,其實是個大男孩。一心想着 Sandy,人家卻神女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