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April 2014

魚尾紋後之掌紋!


七月中,Basket and 大孖的 birthday gathering,他們同月同日生!玩完浪費蛋糕的遊戲,大家又是圍在一起,談些無聊事。喝完早茶到了黑仔家,我和他這麼“熟絡”,竟然是第一次到他家!他們好像在沒地方去的日子,不時也會聚在那裡。

到廚房找水喝時,明顯地黑仔不想我看到,他還在用那隻杯

想起昨晚無聊玩看掌時,Basket 說我的感情複雜得纏成一團,又喜愛胡思亂想,叮囑我千萬別要亂用感情,否則很傷!

噢!Basket 果然是 Mr. To’s  好學生,Mr. To warned me about my “魚尾紋”,Basket warned me about my 掌紋!連這種另類 statistic apply 得這麼好,還這麼凖確,怪不得他後來唸大學時 major in Pure Maths

我當然沒有告訴他,已經傷過了,也許是時候學習收起感性,學會理性點!

Wednesday, 23 April 2014

Carly & My Ticket to Ride…


七月上旬我和超兒到 Carly 這是我認識 Carly 五年以來第一次到她家也是最後一次,因為她當時已經辦好了往美國唸書的手續,還有不到一個月便會離開。


我和 Carly 算不上好朋友但我們之間又好像有一種無形的親切感。中一時我和她還有阿靚算是熟絡但阿靚因為太靚太多人追而她又偏偏選了那條歧途唸完中二更輟學

Carly 呢?我們最大的相似就是都不是在港出生,這時候“大陸妹"仍是少數,很難形容那種被歧視的感覺,但我們互相明白!噢,還有,就是我們都不是醜女,而她比我又多了一樣,就是那種獨特的古典美

另一方面我比她幸運,來港時剛好是唸幼稚園的年齡,不用把年齡報小一點(“報細")便和同齡的人唸同一級別丶一起成長。所以大部份朋友都說我一點也不似從內地來的新移民。

Carly 比我年長一年多,但她來港時沒有“報細”,以她的年齡可唸高我兩班,加上她那個只有兩個字的中文名字,令不少人認識她時便會聯想到大陸妹。所以我一直覺得她經歷過的歧視不止我那些,但她比我成熟,從沒有提起過,我們從來也沒拿來作話題,總而言之。。。心照不宣!

中三那年,阿靚走了之後,Carly 和超兒同班,成為了好朋友。到了中四我們又同班,在班上,除了超兒之外, Carly 已算得上是我數一數二的朋友尤其是因為。。。她是把 Marvin 的電話號碼給我的人,亦是唯一一個知道電話號碼”那件事的人。

到底是誰把號碼給 Carly?又是誰知道或認為 Carly 會把電話號碼轉交給我的呢?但 Carly 永遠也不知道,那號碼不僅是幾個數字那麼簡單,原來還是帶我坐上那列起伏不定 love roller coaster Ticket to Ride

但也許,我那列過山車仍不夠 Carly 曲折,皆因那次 farewell 之後,我從來沒有見過 Carly,只在幾年以後在街上碰過一次。但相隔了很久丶很久以後大孖告訴我,Carly 當年有可能沒有如期往美國,因為那年大孖碰過她和某個比我們高兩班的師兄一起,當時他們在看地產資料像在找房子,而 Carly 挺着大肚子,似乎懷了孕,而相隔了許多年之後,當我們的孩子還年紀小時,大孖又碰見 Carly 和一個長得挺像她青少年一起,大孖沒有過問些什麼,因為師兄後來的太太,聽說並非 Carly

Sunday, 20 April 2014

打機 Farewell HKCEE


1987年夏天


雖然已經在唸預科,我和不少同學一樣,再考 HKCEE 的某些科目,好像是英文和什麼?

嘉露和我唸不同科,但也再考英文。最後那天考完之後,雖然不太晚,但“逃了學”沒回校上課。學校知道我們去考試,這方面很寛鬆,而且我們都是“大人”啦,要學壞的話不用等到現在。

約了嘉露,沒什麼特別事情做,只是聚聚舊。升了預科後,大家在不同學校唸書,從前的孖公仔變成了1pair 半,“嘉露與柏文”和“菲菲獨行俠”。

記不起在那區考試,總之不是同一試場,我們約了之後在佐敦見面。

在這些沒有手電的年代,最好約人在附近有地方打發時間的地點,因為我和朋友們,都算不上守時的。現在想來,和出來做事之後的認真相比,我有如變了第另一個人,她們差不多沒有人相信我上班大多是早到!

那時候佐敦還有幾家大戲院,普慶丶倫敦丶嘉禾丶大華等,我們不打算看電影,但約了在嘉禾等,因為就在它隔離有間很大的機鋪。

我和嘉露差不多時間到達,但她約了柏文來找我們。柏文好像已經開始在大一唸設計,比我們遲,於是我們去了打機,一面等他。

那台機好像叫 1941 還是 1943?還有最愛玩賽車機,原來我倆這方面的性格也像男生!

不過後來玩 Tetris,那唯一一種我可以“打爆機”的遊戲,然後,我又不太喜歡打機了!連最愛的賽車 game,我只喜歡玩“逆線行車” instead of 認真打,和我一起玩的人大多被我“激死”。我說只是遊戲嘛!

我不曉得去機鋪打機算不算“壞人”,只記得後來在 Poly 認識了 Anne 之後,有一次在尖沙咀五枝旗桿等人時,Gene 說去打機等(星光行還是隔離大廈的 basement),Anne 說基督徒不可打機,令我啼笑皆非。

Come On!我小學時也是唸教會學校,從沒聽說過十誡有那一條說不可以打機!? n 年後嘉露 had her Baptist and became a Christian,不知會否 regret 當年和我一起做“壞人”?Okay!下次聚舊問問她!

回到中六那場境。。。

後來柏文和蘇刨一起到來,沒有印象之後去了那裡,但也是先在那裡打了一陣機才出發。蘇刨和柏文兩人同年同月同日生,也曾是“孖公仔”,但這天我們不是 double date,而是柏文和嘉露 1 對,加兩個獨立的個體蘇刨和菲菲雖然蘇刨是 my best friend's boyfriend's best friend,而且自從中四那年他長高了許多,變了個型男,但 sorry,始終不是我那杯茶!蘇刨還是和琳琳玩 easy comeeasy go 比較合適!!

後來,事實証明我的直覺沒錯蘇刨不但最早結婚亦最早離婚,二十三、四歲已經離婚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Wednesday, 16 April 2014

寄不出的信… Roller Coaster Bottom Up



四月,按捺不住,終於寫了一封信 Marvin,那全無經過修飾的字眼把我那強的自尊心和高傲因為上次他那封信而引起的嬲怒還有對他的思念和着緊,毫無保留地流露出來

然而,那信沒有被寄出,一直被保留着。因為我另外抄了一封,雖然已記不起具體的內容,但在抄寫過程中,有些用字給修改了,流露出來的感覺和情緒都被淡化了,應該沒有什麼怒氣,但好像更加沒有多少思念和着緊。

我也不肯定自己為何會這樣,只知道,如果我不讓他知道我的想法,我們很可能這樣便不了了之,實在。。。

捨。不。得!!

可是又做不到把自己所感到和想到的,完全毫無保留地抖出來,怕萬一他的感覺並非與我同步的話,我只會傷得更深

我不想傷害自己,但又捨不得,結果猶豫了很久丶很久才把那封信寄出,有點怕自己是把感情投進大海,沒有回音或反應

然後。。。

不消幾天,收到 apologies card 和來電,我們又見面,有如 roller coaster bottom up,我彷彿又乘上了那列 love roller coaster,從地獄往天堂走去。。。

但卻少了那份。。。得意忘形。。。

Saturday, 12 April 2014

習慣失戀



自從收到上次的信後整個 Chinese New Year 假期過去了沒有找過更沒見過 Marvin

但每天都在想之前不是叫自己不要再想他麼

只不過,想是這麼想事實是。。。

每當靜下來的時候便想着同一件事丶同一個人。。。

明明覺得算了吧他有他的想法我有我的生活。

然而我就是不明不白地控制不了自己整天總是在想着同一個人。

於是也不知是逃避現實還是什麼不斷在看小說弄得每天都很晚才睡。

怎麼了

竟然有如。。。

失。戀。似。的!

真滑稽我們什麼都不是我為何會這樣!?

心情萬分矛盾。

理性的我叫自己別再傻別再想,別再折磨自己,明天又是新的開始我一定會遇到更好的人。

可是感性的我不但天天在想心情更忽高忽低忐忑不安。

原來感情豐富是如此折騰的

不斷在想我到底做了些什麼還是做少了什麼我寫出寄出的信給男生的全都是給他 pen pal 也停了。

從來沒有人要求我這樣做只是心裡想說的都只是想他知道。

真的很想丶很想找他弄清楚。

也許是誤會也不定呢!?

Sighed

我又在為他藉口!

卻又明白這是預備 A-Level 的重要時期雖然心裡不好受始終都是沒有再騷擾他。

當天那真我】

我記起在秋之中有一天
你似風中的一片葉兒 曾經飄過
你到現在都居於記憶裡
但為何 時辰從來不可倒退

曾在晚空望我
問我淌淚為何
我說我甚難過
凡事渴望永久的
何故不能長伴我

Wednesday, 9 April 2014

只羨鴛鴦不羨仙



仍然是農曆新年假期,正直二月,另一重大節目當然是大伙兒慶祝生日。

又是海洋公園,又是一行十多人。

這次不但止多人,組合也頗奇怪,超兒來了,黑仔來了,還有那個高我們一級,花名好像叫做 “Arts” 的師兄也來了,其實他和我們當中誰人相熟我也不知道,總之他就是來了

這時候,嘉露和柏文已經在一起,看見他們成雙成對,真是“只羡鴛鴦不羡仙”,我也好想寵我的人在身邊!

雖然很想把 Marvin 叫來,但自從收到上次他那封信後,我並不知道自己可以怎樣

又再不知醜地“自動出現”?令他不知是該見我?還是不見我好?

還是

還是怎樣???

我不知道。

而且,除此以外,最重要的是,直覺告訴我,他不太想認識我的朋友,是因為我這些朋友都和他太“接近”麼?

超兒丶KKBasket 等都在原校唸中六,就在他隔鄰的班房上課。而大孖丶Shirley丶晶晶丶阿嬌丶琳琳丶Margaret丶泉水丶還有黑仔,全都還在那裡唸中五,還和“低我一班”那班女生有來往。

是這樣的麼?

到底他想不想其他人知道我存在他的世界?還有他存在我的世界?

Saturday, 5 April 2014

一人分飾兩角



CNY holiday,雖然心裡仍然為那封信的事不快樂,但也得過活,而忘掉憂傷最好的方法,莫過於和大伙兒去玩!

我和我班的人,班長丶細佬丶肥肥丶Sandy 等,一行五人去澳門,這是我第一次和家人以外的人出外(離港)噢!應該是第二次,第一次應該是中五暑假時和嘉露去桂林。

因為始終是學生,沒有多少錢,我們乘搭 overnight 的船去,清晨到達,然後直接去玩,黃昏便離開。我和細佬還沒夠十八歲,沒有去賭場見識見識,沒關係,反正沒有興趣,旅程主要到了不同的旅遊點,不能少的節目當然是玩影相。

肥肥想嘗試雙重曝光,那時沒有 digital 相機丶更沒什麼 photoshop 去製造 effect,想做到同一個人丶在同一幅照裡丶同時出現多過一次效果,得靠長時間曝光,再走位。

我和 Sandy model,但各自只拍了一幅,因為太花費時間,要五個人一起等!

【一人分飾兩角】

拍我的那一幅, 有兩個我,雖然影像都很清晰,但腳架放了在不夠平坦的草地上,相的中央“花”了,算是試驗失敗,但仍然是很好玩的經驗

很愛看到出現在相兩端的兩個我,正如現實生活中別人看到的丶和我自己看到的

兩.個

極.端!

現在有了 digital 的技術,不知還多少有人有這種耐性去試這些

Wednesday, 2 April 2014

2nd Day in Hell


第二天…..

爬上床來,又看到 Marvin 從地獄寄來的那封信,令我氣上心頭丶怒氣難消丶把我的天空從晴朗變成沉鬱的那封信

我竟然把它放在床頭,讓它陪着我渡過這不快樂的晚上!!

其實已經平服了不少,並不是嬲得那麼緊要,然而,思前想後,無論如何想不通

他在信中說真的喜歡我,但我實在沒法子相信。

他是嗎?

假如他是真的….

為何久久不找我,總要等我找他?
為何平常不找我,就是節日來臨也忘記我?
為何不告訴我,還想不再找我?

還有許多許多的為何

夠了,如果這樣的態度竟然算得上喜歡我的話,那麼我有太多男朋友,他們不但記得我,玩什麼也預我一份,至少給我被關心的感覺。

不是嗎?就是朋友也記得我,一個自認喜歡我的人卻

忘.記.我!!

也許,是我太執着,我應該相信他有原因,也許有難言之隱。

不是不想信,其實還好想丶好想信,但他的態度令我無法說服自己!

好了,都是不要再寫他,無情的人,再提只會令自己更苦惱….

考試已經完結了一整個星期,成績會怎樣心裡有數,接下來的假期真的要好好收拾心情溫習。

而那封信,沒被退回去或撕掉,只是一直被擱在床頭那裡,陪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