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 August 2014

不見不散


A Level 放榜前後的日子,有一段時間,柚子總是常常夜半來電,和漫遊一樣,白天做暑期工,只有晚上才有時間找我。

這段時間,正值漫遊“預先張揚”會失蹤,所以柚子晚上來電,總是會駁得進來。然而,其實就是漫遊沒有去旅行,都已經很少打電話給我,所以和他“失蹤”根本沒什麼關係。

不明白柚子,為什麼總是在放榜這種時候出現?過去兩年我們一直有見面,但全是大伙兒聚舊,沒有一次我倆發起的,更沒有一次是我倆單獨外出或見面。

但忽然之間,又是夜半來電,又是邀約我看電影,到底什麼意思?

無論是什麼意思也好,我沒拒絕他邀約,和他去看電影,忘了是什麼電影,只記得之後我們到尖沙咀某間大快活吃晚餐,碰到 Alvin!

Alvin 初時其實他並沒見到我,因為我坐了在座位那裡等柚子,遠遠看去是他正拿着兩個餐時,在和一個我並不認識的人談話,而傍邊的正是 Alvin從他們談話的神態,明顯地,柚子告訴他朋友,有人在這邊等他。

Alvin 隨着柚子說的方向看過來,我們都看見對方

Oh My God!我不用猜也能想到他在想什麼!

然後,他們三人一同向我走來,柚子介紹了他的朋友,他當然已知道母需介紹 Alvin。我們坐在一起 update 了大家考試的成續,Alvin 考得不錯,給取錄了入讀和工程有關了科目,記不起是那一家大學丶還是大專!?

寒暄了一會,Alvin 和他朋友轉到其他位置,原因明顯不過,我亦沒有留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飯過後時間尚早柚子提議往散步我們一起步往海傍。


我們並非男女朋友但那種感覺很自然也許就是因為我們不是亦沒想過要成為他的女朋友我才會沒有那麼在意他在想什麼。

忘了期間談過些什麼只記得不知怎地話題給扯到漫遊那裡我沒提及名子柚子替他改了一個代號天字一號。哈哈現在想來這個眞的老土得可以

Anyway我簡略地告訴他過去幾個月來發生的事情淡淡地道出我在掛念這個人。

我也不太明白爲何會對柚子說這些基本上我和漫遊之間的事這次算得上是我第一次、也應是唯一一次簡略但完整地告訴第三者。

柚子聽了沒有什麼意見我亦沒想過要聽什麼意見然後話題很快便轉換到其他事情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兩三天,收到一封十頁紙的信,是柚子寄來的。這信解答了我一直以來的疑問。

雖然如此,我一面看,仍然有點驚訝。

十頁紙,有什麼好寫?

原來記載了我們相識七年以來的點滴。

七年!! 其中有些日子,我以為他應該是和其他人一起的,也許是遲來的感覺?

他提到兩年前,中五放榜時陪着我找學校的情景,還有火車上,他給我的祝福手繩!我的感應沒有錯,也沒有太自大,只是,我的沉默,令他猶豫。

然後,又過了兩年, 完成高考,還是覺得想告訴我,想給大家一個機會,要是我也和他有相同感覺的話

他在信中又提到,我要有心理凖備,做他或“天字一號”這種人的女友,會很“辛苦”。他這樣說因為我們上次的總結是他倆都是“那種人”,那種為了學業/事業,也許會無意中忽略了女朋友的人

他在信中,相約我在尖沙咀,那次我們談天的海傍等,不見不散!

呆了幾天,終於到了相約的星期天….


沒。有。去。

我不想發出錯誤的 signal,不出現就是最清晰的答案,我們認識這麼久了,我清楚知道我對他的感覺,no regret

然而,那天我沒有到別處,留了在家,因為那時沒有手電這些聯絡工具,我不想他担心,於是留了在家等他的電話。

果然,在我們相約的時間大約兩小時之後,電話來了,他問「在家嗎?」我只答「….是的。」

然後他再問「已經晚了,還會出來嗎?」我輕聲答道「我想不會。」心裡很不好過

然後,大家什麼也說不出來,輕輕道別便掛了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