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August 2014

心跳回憶.寵愛


8月上旬,收到 Poly 面試的通知,除了父母親之外,第一個丶而且是唯一一個通知的人就是 Marvin

是我沒有其他朋友,還是這反映了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我去見另外那一科目時,一個朋友也沒通知過,總覺得實在沒什麼好提。

打電話給他,自從上次那“照片事件”後,沒有見過他,現在又如常聽到他那親切的聲線,就像剛剛才收線似的。

窩心!

他知道我要面試他唸的同一科,緊張地問我,為什麼不預早跟他商量(選這一科)?

Hmm …

這個問題,問得實在太。好。了。

我,根本沒法子回答

為了什麼選這科?

明明從不喜歡在醫院工作,又不是唸 Bio Group …

但我還是沒有告訴他,要不是他的話,我真的不會選,而且還要是放了在 first choice

第二天,他把有關的資料拿給我。

感動!

但還是比不上面試那天

他不但陪我去,還帶我去。

其實,他大可以約我在學校附近等,我一樣會很開心,但他選擇了先到我家接我,再一起去。

那天下着毛毛細雨,是不大不小的雨,剛好要打傘,但又不會弄得滿身污糟。可以兩個人用同一把傘,卻又不用纏得太緊。


我們就是如此走在同一把傘下,一同走去巴士站,一同乘巴士,一同走上那紅磚堡的樓梯,再一同走過一些不知是什麼的路,到達了面試的地方。

忽然想起,為何他從沒到過我家?為何父母從不認識他?他到過我家門這麼多次,為何從沒進過我家?就連一些普通朋友也認識我父母!到底差了點什麼?

到了面試現場,有幾個似是他同學的人已經在那裡,他毫不避嫌地和我一起出現,也沒有掩飾他心情有多好。

這是我從來沒見過的,因為我們每次見面都是單獨約會,從沒出席過有其他朋友的場合。

我去了面試,他在那裡等。他那些同學會問他什麼呢?會問關於我的問題嗎?很好奇,也很開心。

我出來時,他就好像迎接女朋友一般,和我一同愉快地離去。

之後他問我答了些什麼,我說只記得一題,是關於輪班制度的,我告訴他我的答案,他還說我答得好呢!

這麼的貼心,愛死了這被寵的感覺,而這個人還要是他

一個在我還沒認識他之前丶從三年前開始,已經可以牽動我的情緒的人。

不得不承認,原來當個“無知或“弱者”的女生,真是可以很幸福的。

當你什麼也不知丶什麼也不理,自然有人會去打點安排。

物轉星移

畫面沒被記在日記,時間沒有為我們停留,但那份感覺,到現在依然好好地封存在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