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5 November 2014

來往

自從六四那次之後,我和班上的某些人,無緣無故來往多了。


某程度上因為距離我離開香港的日子愈來愈近,心裡好像想“做些什麼”去修補和班上的人的關係似的, 但後來回想,當中的原因的,原來應該是因為其中一個人。

其實,和他們真正聚首的時間並非那麼多,其中一次是到灣仔的影藝戲院看 New York Story。那次 Evan 送我到灣仔,但並沒有出現於我班的人前,那時候,我倆都沒想像過,他這一“送”,非常的 symbolic,就是從此把女朋友“送”了給另一個當時和我互不相干的人。

自那次之後,大伙兒的活動,不知怎地總有人會把我也叫去,不少是和阿旦有關的。

有一次,我們到阿旦朋友的家,那是一個 Gene 也認識的女生 Mandy。她好像是阿旦中學時的死黨,Mandy 和阿旦一樣,剪了一頭非常 Tom boy 的短髪,在英國唸完 A-Level 但沒考上大學,回來了香港不久。也許因為在“外國”上過 boarding school,性格爽朗又外向,是以我們當中有些人根本不認識她,她也不介意我們一同到訪她的家。

一伙不太熟絡的人,有什麼好做?真虧 Mandy 想得出來,她竟然提議用她的化裝品替 Gene “化個靚裝”,看看男生“反串”女相是怎什樣的!神奇的是 Gene 又樂意讓大家惡攪,最後主力由 Mandy “操刀”,那當然了,地方和工具都是她的,而更重要的是因為,我們這幾個沒有“浸過咸水”的地道港產大專生,沒什麼見識,對化裝這玩意,一竅不通,但在傍做其助手也不亦樂乎!

完成之後,當然拍照時間,其中一幅是我以奇怪表情看着“人妖”look Gene 的合照,這好像是我們的第一幅合照,想來應該多謝 Mandy,來了一個如此無厘頭的“撮合”。然而,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機會再見她,因為 Gene 那些也認識 Mandy 的朋友,全往都出了國,沒有一個回來香港定居,自那次之後,只再見過 Mandy 一次,而阿旦和其他 Poly classmates 基本上是沒有再來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