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November 2014

雁飛不留影 @長洲

和我班的人約了去長洲,我遲到,到達碼頭時大家已經先行了,於是,我獨自一人乘船往找他們。

連我自己也不明所以,和他們又算不上很 friend,為什麼山長水遠也會如此?因為某一個人?還是因為這就是我,總是遲到!中七那次中秋節,也是因為我遲到,全班都不等我,剩下我自己乘巴士往赤柱。

獨自一人乘往離島的渡輪,我走到船頭的窗前吹吹風,碰到一張熟悉但我其實並不認識的臉孔,那人是其中一個上了北京支持那邊的大學生的香港學生,我在電視上見過他。忘了我們為何會搭訕,也許因為我穿了和六四有關的 Tee shirt? 記不清。

我們在談天,我用心聽他說在北京的經歷,也告訴他我對六四的想法,但有點慚愧。。。

這邊廂在說自己怎麼熱血關心六四,那邊廂,還有幾個星期,我便要離開!

hmm ... 人生,有時候,就是如此的

矛。盾。

但我當然不能丶也沒有告訴這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我為何要走。

教我如何告訴他,我為了一個人,選了一個明知自己不喜歡的科目,然後,或多或少,又因為同一個人而離開!?

實在儍得教人難以置信吧!

談着談着 。。。船,到達了長洲,是時候下船,我們沒有交換聯絡方法丶甚至連姓名沒有留低,便各自上路,正是雁飛不留影、船過水無痕!


和他分手後,我往海灘走去,長洲只得一個海灘麼?不曉得,反正大家都在。

大家無所事事,幾個男生在扮 Ken & Ryu "Street Fighter",累了,坐下來談天...

我告訴 Gene,我對着母親哭了一場,心情好矛盾,離開是我自己的選擇,但來臨時卻又害怕獨自去面對!!Gene 說如果他母親會聽他的,他也想哭。

那天晚上,大伙兒就在那裡待到天亮,沒有看星,也沒看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