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8 November 2014

世紀末放縱


Evan 在一起都是做着一些無聊事的一件莫過於他陪我去寄申請到美國唸書的表格。

其實那時候,我也不太理解他的想法陪伴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去做一件把這個人送走的事,心情到底是如何的呢

莫非他實在太喜歡我,以至我喜歡怎麼,也得成全我?不太可能吧!還是他根本並不那麼喜歡我,所以我的離去,其實並非那麼大不了?

hmm…

我沒有深究,到底這是因為我在認識他之時已經在盤算離開香港,還是我真的開始厭倦自己的執著,反而覺得,之前的對 Marvin 和漫遊那種認真和執着,實在太過折磨自己。

也許我們都是這樣,只想找個人陪伴左右,如果執意地要找到最愛的話,也許最後難逃孤獨。

哈哈!原來是害怕孤獨?

其實,這並不像我的性格,但我又實實在在地在做着一些平常不會做的事

我喜歡聽歌,除了最流行的 PopPop Rock 也可以,但並不喜歡那些地下搖滾樂,覺得太激丶太吵丶太憤世嫉俗,但偏偏,我和 Evan 一起唯一聽過的“演唱會”,就是到高山道戲劇場,看地下音樂會,記得那次還有黃志琮在表演,那時才知道,原來他不但是 DJ,還有夾 band

要是說那是我和 Evan 一起聽的唯一一次音樂會,好像又不盡然,應該還有一次,在 Poly 內,不知是文娛部還是誰辦的 funtion,邀請了 Beyond,我們不知從誰手上弄到兩張入場券,於是,這成為我第一次丶也是最後一次看 Beyond 四人完整組合的 live show

就是看 Beyond 那次碰到 KK’s course-mates,他們全都不喜歡 Evan,其中有人問我為什麼會和他一起出現

我語塞,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迷失?還是放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