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 November 2014

Who Cares?


暈倒在街上的那天,記不清,好像約了留海,又好像在 Poly,因為我要做 PolyLife 的事,只記得我是被從 Poly 送往伊莉莎佰醫院的。

在那裡住了幾天,醫生建議我做糖尿病的測試。

好驚!父母一直在身邊,其他就只有 Evan。因為只有他天天都找我,電話打到我家,找不着,問母親所以知道我住了進醫院。

這是我第一次感到健康不是必然的,病和死亦沒有年齡界限。有點怕,如果這樣就死了, 不甘心 ,我還有很多事情還未做。

留海告訴了綠葉和細佬,出院後他們到家探我,就這麼多人知道。

檢查結果証實我沒有病,但醫生千叮萬囑要好好保養身體。我連最 friend 的姊妹們都沒有通知,既然沒有事,沒什麼好提。

班裡更加沒有人知,好像通知了Mary,還要是 Evan 幫我做的。Other than that,我想不到我應該或可以通知誰。

記不起怎樣通知學系,只記得,其時我還在實習,出醫之後到廣華醫院取回我的物件,當然沒有人關心或問候我的情況,我和他們沒有關係,他們不會問,我亦不想講。


之後繼續出 field丶上學,也完全沒有人問過。而我就更加感到 “detached from” 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