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7 December 2014

雲端上的情意結

從香港到 San Francisco,是長途,在機上,我做了最老土的,寫信



寫了兩封。。。

第一封,寫給一個認識了將近四年,留給我最多深刻記憶,但卻連道別話也沒說一句的人。

第二封,寫給一個認識還不到一年,大家都不清楚對方的過去,也不肯定當下的感覺的人。

長途機的好處是,給一大群陌生人包圍,但沒有人會理會或騷擾你,大部份人都在睡覺,其實,自從這次之後,我每次也睡至飛機 “touch down”,莫說是寫信,大部份時間連書也不看丶歌也不聽

為何要寫第一封?

既然人都走了,還走得那麼瀟洒,連道別話也選擇不去講,頭也不回,輕輕的走。。。

這不是最好丶最自然的死亡方法麼?還有什麼好再留戀?

如果他想知道的話,上次在巴士站相遇,已經問了。

。。。

靜。

靜。

地。

想。

。。

。。。

。。。

找不到應該寫的理由

但最後,還是寫了

就像從前一樣,從寫給同一個人的第一封信開始,總是那麼一廂情願

而每寫一個字,就像在心裡,打下一個又一個丶沒完又沒了的情意結。。。

【夜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