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December 2014

我愛 LeSportsac。漫遊愛影相

柏文約了 Shirley琳琳和我三個女生去影相。

不知誰提議到淺水灣,那復古的建築,連「傾城之戀」也曾以此作為電影的拍攝背景,當然超 like!

那天我們三個都打扮得非常漂亮,不約而同全都穿上裙子,以斯文淑女形象出現,雖然是夏季,但我穿了粉黃色的長袖恤衫,深藍色及膝百摺裙,一身斯文打扮,理應配襯女性化的高跟鞋,可是我卻以花名"一枝竹"的纖纖雙腿踏在比較中性的 Dr. Marten 上,這雙鞋子是新買的,是 Evan 最愛的牌子,某程度上我是受他影響而買的。後來到了美國,座落在西南部的沙漠小鎮天氣很熱,這個不好穿,於是乎鞋子跟我和 Evan 的感情一樣,被打了進冷宮。

回去我們的淺水灣影相之旅...

十八無醜婦,加上柏文不錯的技術,拍得我們很漂亮之餘,有幾幅落了 soft lens 的合照,還很有"流金歲月"的味道。多年次後,我在一次大執屋時把其中一幅三美經典用手機翻拍,上載到我們的美女 what's app 群組,其他美女無不讚歎。事隔多年翻看,雖然有一點"",但大家反而津津樂道丶無悔曾經如此幼稚過!

離開淺水灣,下一站是我們一行四人一起去買禮物,他們挾錢送了我這生人的第一個 LeSportsac 旅行袋,作為 farewell 我的禮物。我選了黑色底配上白色圓點的小型旅行袋型,價值四佰大元,這個對於當時的我們來說非常丶非常之貴。我珍而重之,帶着用了很久,之後很多次都用作 hand carry,到畢業時還保存得很好,最後好像用了差不多十年才丟棄。

* * * * * * * * * * * * * * *

那次 farewell gathering 之後,只剩下一兩個星期,我便要離去,漫遊約我去影相,自從上次去完白沙澳,我更清楚自己對他已經沒了那種感覺,爽快地應了他的約,也許因為沒有期望又沒要求,一起時反而更自在,就好像我倆最初最初認識那時候。

我們先去了山頂。。。

在盧吉徑繞了一圈,漫遊帶了腳架,但我們沒有拍照,只是走走丶坐坐丶談談,都是談些無聊瑣碎事,這好像不是我倆第一次到這裡,但又沒法想起何時來過,然而,一切不再重要。

離開山頂,回到中環,我們在 St. John 大教堂停了下來,漫遊此時才提議拍照。
他熱愛拍照,但從沒替我拍過,雖然他帶了腳架來, 但似乎這次也不例外,並非為拍我而帶的,因為他只替我拍了幾幅,不甚了了,然後把腳架裝好,和我合照。

那天我穿了一件白色 Tee,前面只在左胸前印有一個小小的 happy face 圖案,大大的那個也是 happy face 印了在背後丶配上三個骨短牛仔褲和那雙 Dr. Marten,再加上給剪短了的頭髮,非常清爽。。。

從合照中看到,這個清新爽朗的菲菲,和一貫 sporty 的漫遊,原來應當是一對壁人,只可惜,鏡頭,能留下的,只是那一刻,沒有從前,也沒有未來